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vzhijun2719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9年,北京八中初中毕业,来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五师五十二团马连,1976年底返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蹉跎岁月(兵团岁月之二十三)  

2014-05-05 08:49:16|  分类: 兵团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蹉跎岁月
作者:徐志军
        每当我漫步在长安街上,每当我听到火车低徊的汽笛声,每当漫天飘舞着雪花,仿佛都会把我的思绪带回到那冰天雪地的北大荒。
        “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。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....。”扩音器里传来广播员高亢有力的声音,站台上彩旗招展、锣鼓喧天。“呜——”随着一声汽笛长鸣,车厢里站台上哭声一片。列车呼啸着向北飞奔,越过河流、跨过桥梁,飞跃千山万水,来到祖国的东北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——我的第二故乡。
        马连地处北山,丘陵起伏,绿树成荫。
        北大荒的九月,秋风瑟瑟,天意正凉,这里的季节与北京相差一个月,兵团战士早已穿上了黄色的棉衣。连日阴雨,康拜音全都趴窝了,麦子还躺在地里。连长组织突击队支援五连抢收麦子。指导员肖顺娣作着战前动员,向战士们发出动员令——“龙口夺粮”。大家深一脚浅一脚地把麦子攒成堆,装上马车往麦场拉。哈尔滨知青刘天柏直起腰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诗兴大发:“啊——美丽的北大荒,啊——美丽的江南水乡!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        北大荒的冬天寒风刺骨。西北风像一个蹩脚的歌唱家“嗷嗷”地不停地嚎叫着,风刮起雪粒打在脸上像小刀剌一样。宿舍里马灯晃着微弱的灯光,半个汽油桶扣在炉台上,一米长的柈子在炉膛里劈啪作响,炉桶被烧得通红,宿舍里却没有一点暖意。大家穿着棉衣蒙着被子躺在床上数星星,没有一点困意。
        “小伙子们,睡不着就起来吧。”门帘一挑,一个高大魁梧的大汉走进屋来。李成喜,浓眉大眼,眼窝深陷,嗓音洪亮,和蔼可亲。身穿大皮袄,脚穿毡疙瘩,腰间别着一根长杆的烟袋。“李连长!”小伙子们喊叫着爬了起来,围坐在老连长旁边。老连长语重心长地说:“孩子们,今天的条件是有点艰苦,房子还没上瓦,就让你们住了进来,可是比起当年我们开发北大荒时好多了。北大荒一下来了这么多兵团战士,有点应接不暇,你们响应毛主席的号召“屯垦戍边、保卫边疆”来到这里,你们要努力工作,通过你们的双手把北大荒建设成为祖国的粮仓...。
        春天来了,青草绿了,到处一片生机。田野里一台台东方红轰鸣着,整完土地种麦子,翻地、钯地、播种,...。
        夏天到了,麦子熟了、田野一片忙碌。麦田里一台台康拜因吞吐着,收完麦子种大田,中耕、铲地、施肥,...。
        秋天到了,大豆黄了,到处丰收景象。场院里一台台扬场机大叫着,把粮食抛向空中,装袋、打囤、入库,...。
        冬天到了,大地白了,到处白雪皑皑。大田里一台台拖拉机拉爬犁,跟车人抢运青割,篡堆、打捆、装车,...。

        北大荒变了。一排排绿树把农田分成网格,一块块荒山开成良田,一排排宿舍拔地而起,一座座学校传出孩子们的笑声。
        兵团——我生活战斗过的地方,北大荒——我魂牵梦萦的第二故乡。
        每当我漫步在长安街上,每当我听到火车低徊的汽笛声,每当漫天飘舞着雪花,仿佛都会随着我的思绪回到那白雪皑皑的北大仓。

 

后记: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,北京市政府下发文件66至72届初、高中毕业生学历不予承认,必须回炉,包括721大学工农兵学员,考试合格后重新颁发证书。此文是1982年我高中补习时的作文。现在读起来伊然感到亲切,引起我许多联想和回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2)| 评论(13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